故事会海外故事

血红的指甲

2020-04-28 本文已影响 2.98W人 

惊现右手
  
  这是五月十日的凌晨两点,两名交警在京都伏见区巡逻,突然发现一辆银白色的高档小轿车违章停在路边。他们走近一看,车门没有上锁,在副驾驶座上有一个细长的包裹。一名交警拉开车门,打开包裹,顿时一股恶臭袭来,一件白色物体掉了出来,那竟然是一个人的右手!
  
  这是一只纤细的、优美的手,在五根手指的指甲上,都涂着血红的指甲油!
  
  很快,这只手被送到了警察署。负责此案的狩矢警部看着这只手,对部下山田刑警说道:“凶手干得真奇怪呀!这手看上去一点血也没有,皮肤也有点肿胀,肯定用水冲洗了好几遍。那么,指甲油不是多少也应掉一些吗?但你看,这指甲油像是刚刚涂上去的,还闪烁着光泽,没有一处脱落的地方。看来是凶手将切下的手用水反复冲洗后,又抹上了指甲油,然后裹上浴巾,再扔进车里的。”
  
  山田也觉得不可思议:“凶手有什么必要给切下的手涂上指甲油呢?”
  
 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。根据这只手的大小,警方推断出,这名死者是个体瘦、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女性。指甲上的指甲油是法国货,是一种相当高级的指甲油。
  
  很快,警方查到了那辆银白色轿车的主人,是住在京都、经营着一家高级皮货商店的泽真知子。泽真知子最早在东京的一些酒吧和俱乐部工作,后来与一名电影演员结了婚,仅一年后就离异了。她不仅得到了一笔三千万日元的“损失”费,还因此成了名人。三年前,她突然返回了老家京都,开了一家高级皮货商店。
  
  于是,狩矢和山田来到了那家高级皮货商店,想找泽真知子问问情况。然而,店员告诉他们,泽真知子三天前飞去加拿大见客户了,并当场给泽真知子常住的一家加拿大酒店打了电话。奇怪的是,对方说,泽真知子并没有入住。
  
  “也许,她根本没有离开日本。”狩矢思忖片刻后,问清了泽真知子的公寓住址,便和山田匆匆赶到了那里。
  
  在乘电梯时,狩矢对山田说道:“不知为什么,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。”
  
  山田心领神会地说:“那个被肢解的人,也许就是泽真知子本人吧!”
  
  到了泽真知子的公寓门口,只见大门上写着:我七日出门,请不要送报纸了,泽真。和店员说的一样,似乎泽真知子的确是五月七日就出门了。
  
  公寓管理员替他们开了门。屋内装修十分豪华,两人四处察看,山田在浴室的排水口发现了血迹。很快,法医组赶到现场,检测了血迹,同时还在室内查出了三个指纹,其中两个是狩矢和山田的,另一个正是房间主人的指纹,并且和那只右手上的指纹完全吻合。
  
  顿时,狩矢感到背后冷飕飕的,那只右手,的确是泽真知子的右手!
  
  扑朔迷离
  
  狩矢和山田再次检查了泽真知子的房间。梳妆台上放着一瓶法国产的红色指甲油,与被肢解下的右手指甲上的指甲油是同一款;另外,从右手腕中采出的血型是B型,与浴室中检测出的血迹的血型也是一致的。
  
  接下来,狩矢走访了附近的银行,得知了一个重要线索:五月八日那天,有人拿着泽真知子的存单,从这里取走了七千万的存款。
  
  狩矢向经办此事的银行职员询问,那个职员说:“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性。她戴着手套和墨镜,还戴了个大口罩。”说着,这个职员露出了担心的神情:“难道不是她本人?可对银行来说,没有收到遗失或被盗声明,只要有印章和存单,我们就必须支付!”
  
  狩矢苦笑着点点头,看来取走这七千万元的人,肯定是个冒牌货。
  
  就在这时,狩矢接到了山田的电话,山田报告说,有人在宇治川的河边发现了用黑色尼龙袋包着的左手和右腿。让人触目惊心的是,这左手手指和右脚脚趾的指甲上,也涂着鲜红的指甲油,和先前那只右手上的一模一样。经法医鉴定,这是同一个人的肢体,这三部分的主人失去生命的时间,大概在五月七日凌晨两点至三点左右。
  
  狩矢沉思片刻,将此事件进行了如下推理:首先,被害者可以假定为泽真知子。她原本預订了航班去加拿大,但就在当天的凌晨两点至三点,某个人来到了她的公寓,将其杀害。凶手杀死泽真知子后,将其在浴室内进行了肢解,然后将肢解后的尸体包在尼龙袋里,决定开着泽真知子本人的车去弃尸。
  
  弃尸的地点是宇治川。凶手认为已经全都丢弃了,却偏偏漏了一只右手。当凶手意识到这一点后,便于五月十日凌晨,将右手放在了车子的副驾驶座上,打算带出去扔掉。而当凶手开车来到伏见区时,远远地看见了当时正在巡逻的交警,或许是出于害怕,弃车而逃。
  
  可让狩矢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为什么凶手要如此认真地给肢解了的手脚指甲涂上指甲油呢?
  
  “这一点很明显,说明凶手是一个具有异常性格的人。”山田沉吟道,“因为尸体已经肢解,扔掉便是了,没有必要再抹上指甲油。”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