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文摘文苑

生命太短,普鲁斯特太长

2020-05-22 本文已影响 2.17W人 

读书圈里流行一句话,生命太短,普鲁斯特太长。普鲁斯特《追忆似水年华》最大的魅力是谈的人多,读完终卷的寥寥无几。因为太厚了,书页永远停留在第一部《在斯万家那边》。可这残卷以及似乎永远读不完的空白,获得了一种悠远和寥廓,足以让人乐此不疲地享受普鲁斯特璀璨静谧的夜和粲然生花的文笔,仿佛脱口谈起普鲁斯特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就有了齿颊生香的格调,暂时和周遭的粗鄙荒芜一刀两断,流年被延宕拉长,倾斜的星空,溯流而上的回忆,一杯红酒里折叠的往事,一块蛋糕里的甜蜜忧伤——漫长流年不过是普鲁斯特枕边一侧身的瞬间。物理的时间在普鲁斯特笔下被改写,他的意识流迤逦出的弧线超越了时空,在时光的荒原里获得了永恒。
  
  就像今晚,我吃了一个蛋黄月饼,喝了一壶茶,蠢蠢欲动,又不安分起来。上学年我以农民街鸡蛋饼的香味去连哄带骗,让学生马不停蹄一起读《尤利西斯》,三星中学普通班连滚带爬的阅读,也居然有人啃完(鸡蛋饼万岁)。如今忽然又按捺不住勃勃野心,動起普鲁斯特的心思。
  
  因为接手的是美术班,一群拿着画笔,意欲高考突围的美的祭司们,昏昏欲睡的日光灯下窸窸窣窣交流着解不了的方程,碰到陌生单词流露沮丧,这时候,我们可以伸手接过普鲁斯特的甜点,就读第一部《在斯万家那边》吧,意识流经典之作。
  
  昨天有女生谈起她独爱王尔德,我微微一笑,家里书橱上那套《王尔德全集》幽幽闪过一道蓝色的光。她要借,被我残忍拒绝。还是买一本吧,我告诉她,我喜欢《道林·格雷的画像》《美的诅咒》。人以群分,班级里有这样唯美主义的教徒,普鲁斯特应该会受到顶礼膜拜。这样断裂的开场白,让我觉得,他们一起读普鲁斯特,再好不过了。美术生背着画板,似水流年里,读普鲁斯特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读《在斯万家那边》。奖励照旧,农民街白发苍苍的老太婆鸡蛋饼里的两个金色蛋黄,在炙热的铁板上突突直转冒着热泡,急不可待要飞出来伺候最先翻完的家伙了。有比这更疯狂的想法吗?
  
  满天星斗的点赞里,我要赴普鲁斯特之约了。
  
  让我们今夜,说出普鲁斯特的名字,周遭景色像彩色冰淇淋一样融化,黏稠而烂漫,随时间之流溯流而上,我们永远年轻。
  
  我的抄写本
  
  “突然,往事浮现在我的眼前。这味道,就是马德莱娜小蛋糕的味道,那是在贡布雷时,在礼拜天上午,我到莱奥妮姑妈的房间里去请安时,她就把蛋糕浸泡在茶水或椴花茶里给我吃……它们的形状——包括扇贝状小蛋糕的形状,它丰腴,性感,但褶皱却显得严肃,虔诚……”
  
  “然而,当人亡物丧,过去的一切荡然无存之时,只有气味和滋味长存,它们如同灵魂,虽然比较脆弱,却更有活力,更加虚幻,更能持久,更为忠实,它们在回忆,等待,期望,在其他一切事物的废墟上,在它们几乎不可触知的小水珠上,不屈不挠地负载着记忆的宏伟大厦。”
  
  ——《追忆似水年华·在斯万家那边》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