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文摘生活

我的爸爸是个直男

2020-04-26 本文已影响 2.95W人 

1
  
  我们家大人几乎是两个极端:我妈随时可能撸袖子揍我;我爸则以君子自居,能动口则不动手,长这么大,只打过我一次。
  
  10岁那年,放学后,我跟着一个小伙伴去她家玩。傍晚6点多,小孩陆陆续续都回家了,我爸妈去学校里找我,才知道我早就走了。
  
  找到我的时候,我妈竟然没打我,一路上只是噼里啪啦地说我不该不跟家里人汇报。我爸则独自走在前头,一言不发。
  
  一进家门,我猝不及防挨了我爸一脚,连摔带滚给我家客厅擦了好长一段距离的地。我妈站在一旁,脸上写着四个大字:不可思议。她的拿手技能被抢了。
  
  因为这次事件,我有一周时间不愿意跟我爸说话。他很委屈,说:“你妈成天打你,也不见你不理你妈,我就踹了你一下。”
  
  我说:“那怎么能一样?我妈打我打的是皮肉,你打我打的是尊严。”
  
  我爸一听就乐了,说:“你这么小,就有尊严了?”但他还是郑重地向我道歉,承诺以后再也不打我了。
  
  后来我妈跟我说,那天他们以为我被人贩子拐跑了,我爸呆坐在沙发上眼睛都直了。
  
  我是从5岁那年,才跟我爸亲近起来的。在此之前,他一直在外地工作。那时他是个法警,穿着制服,戴着警帽,眼睛炯炯有神。他常把我扛在肩膀上摘树上的梨子。那树高过房顶,枝繁叶茂,在我初学爬树的时候,一直是个难关,他就站在树下看我往上爬。
  
  奶奶在屋里喊:“你女儿都快成土匪了!”他也不理会,仰头看着我说:“不怕,往上爬,再使点劲儿。”
  
  他常说,女孩子家,别养得娇滴滴的,身体要好。
  
  在我12岁之前,我爸从没把我当女孩子看过。他是突然有一天,才意识到我是个女孩的。
  
  那段时间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,一听到别人夸我漂亮,就开始黑脸,回来就教育我:“大人们夸你好看,那是客气,你可别当真。”
  
  后来我一听见别人夸我,就只想把头缩进脖子,恨不得没听见。
  
  那时,女孩中流行穿五颜六色的吊带,明艳得像一道道阳光。我让妈妈带我去买,在商场里逛了一上午,终于试到了一件明黄色的小吊带。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第一次明白“好看”是什么感觉。
  
  妈妈看我开心,当场就撕了吊牌,让我穿着回家。回家一看到我爸,我就莫名忐忑。他沉着脸对我妈说:“小孩子家家的,这穿得像什么样儿!”
  
  “你个老古板!”我妈跟我爸据理力争。我心里突然涌上一种羞耻感,跑进房间换上短袖,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落了下来。
  
  2
  
  升入中学后,世界完全变了。男孩们会讨论哪个女孩好看,遇到漂亮的女孩子,还会吹口哨、打响指。女孩们也爱美起来,铆着劲儿变换发型,竞相调整校服的袖口、裤脚。
  
  小学时,我一直是寸头,到此时头发也长长了,刚好齐肩。而我的头发天生微卷,实在有些不伦不类。那时,班上的女孩大都做了离子烫,闺密向我提议,要不要也去理发店做一个。
  
  每当这时,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我爸黑着脸的样子,顿时我就偃旗息鼓了。
  
  我爸不喜欢我过多在意自己的容貌、衣着。他总是教导我妈注意着点,别给我穿得太好。
  
  只是我妈显然不是听话的妻子,有一天我准备去理发店剪寸头,她说:“不剪了,你是大姑娘了,给你做个离子烫吧。”
  
 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,问我爸那边怎么办。我妈说:“先斩后奏。”最后发现,我们俩太高估我爸了,他压根儿就没发现我烫了头发。有一天,他突然发问:“你最近头发怎么了?”
  
  我心里咯噔一下:“没什么呀。”“有味。”他说着吸了吸鼻子。做了离子烫一周之内不能洗头,那种理发店药水的味道就一直没有散去。我把心放回肚子里,说:“最近换洗发水了。”他“哦”了一声,继续看电视了。
  
  这场算不上战役的战役,给了我极大的启示,我爸毕竟是个粗人啊。
  
  我开始放心地跟着我妈买女孩流行衣裳,每天早上出门前,也像其他女孩一样,把漂亮的衬衣和短裤穿在校服里面,回家时再找个地方换回来。
  
  学校开运动会,我跟闺密临时起意,翘了运动会去逛街。她扫视了一眼我的校服,说:“逛街就得穿好看点儿,你有紧身牛仔裤吗?”我说:“在家里,有点穿不出来。”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  
  我们在家里换来换去,确定了最好看的装扮,刚要出门,就碰上我爸。他当着我闺密的面劈头盖脸地问:“去哪儿?不好好穿校服,换的这是什么裤子?”
  
  我连声喏喏:“开运动会,没上课才穿这样。”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