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文摘点滴

简与繁

2020-08-06 本文已影响 2.32W人 

齐白石小品极简,其美甚矣。
  
  黄宾虹山水极繁,其美甚矣。
  
  刘禹锡《陋室铭》、王安石《读孟尝君传》,皆寥寥数语,千古不衰。《红楼梦》百万余言,风靡宇内。
  
  恽南田曰:“如于越之六千君子,田横之五百人,东汉之顾厨俊及,岂厌其多?如披裘公,人不知其姓名,夷叔独行西山,维摩诘卧毗耶,惟设一榻,岂厌其少?双凫、乘雁之集河滨,不可以笔墨繁简论也。”
  
  方薰云:“李(成)、范(宽)笔墨稠密,王(洽)、米(芾)笔墨疏落,各极其趣,不以多寡论也。画法之妙,人各意会而造其境,故无定法也。”

上一篇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最新文章